当前位置:首页 >>> 淫色人妻 >>> 【星空绝色】01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679 加入收藏夹!


                第一章
  箱根是个风景优美、历史文化丰富的地方,除了湖光山色,更有着名的小田
原城和烩炙人口的温泉胜地,从东京出发只要一天时间就可以玩遍这儿的几个重
要景点,天气好时找个视野开阔之处,也能欣赏到富士山的各种样貌与风情,随
着季节更替,大自然神奇的色彩变换总是令人流连忘返,因此无论是本国或海外
游客,总是有人一游再游且乐此不疲,不知为当地创造出了多大的观光效益。
  然而就在两天前的午夜零时,这个一向安宁又舒适的渡假胜地,,突然爆发
了一件惊天动地的杀人血案,那是在宫之下温泉区里的一栋私人豪华别墅,死者
一共六名,起初只发现楼下有五具浑身刺青的屍体,所以警方以为是单纯的黑社
会火拚或寻仇事件,直到冲上二楼主卧房查知第六名死者的身份时,带队的刑警
和检察官才惊觉到事件之严重与案情之不同凡响,因为楼上的被害人不仅赤身露
体遭人大卸八块,滚落在走廊禢禢米上的脑袋更是令人怵目惊心,那副两眼暴凸、
舌头长吐的惊恐死相,使在场的每个办案人员都不由得心头一懔,因为这种杀人
手法委实骇人听闻。
  四肢全遭利刃斩断,阳具及阴囊也分别被割了下来,血迹斑斑的卧室里看得
出有打斗迹象,但历时应该不久,因为除了一个大花瓶碎裂在地和茶几翻倒以外,
其余并无刀砍或枪击的痕迹,这和楼下的状况有些不同,因为楼下的五人都是遭
到枪杀,依照屍体分佈在不同的地点来判断,凶手以使用灭音器的成份居多,否
则必然会有缠斗驳火的痕迹存在,可是有三名死者其实只穿着内裤,完全是猝不
及防的模样,有鑑於此,匆匆赶到的分局长特别嘱咐要把屋内所有刀械都翻找出
来并即刻化验。
  也就是在这一声命令之下,一位年轻警员竟然从二楼浴室的木造衣柜找到了
一个赤裸裸的女人蜷缩在里面,那具颤抖的胴体吓得小警员惊叫出声,差点就跌
坐在地,等两名资深刑警持枪跑进来的时候,他才结结巴巴的指着已经閤回去的
百页门说:「里……里面……有个女人……活的。」
  躲在衣柜里的年轻女性叫横山悦子,是位刚刚窜红的电影明星,饱受惊吓的
她在经过安抚及穿好衣物之后,才将所见所闻娓娓道出,原来她是被制片人叫来
用肉体招待这六名黑道人物,本来她刚被楼上这名死者奸淫过,正打算洗完澡后
要走出去把楼下那群人叫上来玩团体游戏,谁知她才刚拉开浴室的秀丽门,马上
便有个穿黑色紧身衣的蒙面女子用枪指着她说道:「进去躲在衣柜里,别想打电
话或逃跑,这儿没你的事我不会找你麻烦,等警察来了你自然就能平安回家。」
  明确的线索终於有了!凶手是个身材高挑且曼妙的女性,虽然无法断定是否
独自作案,不过楼上惨遭分屍的死者确定是由此女下手,因为横山悦子隐约听到
几句谩骂与对话,还有便是被害人遭到肢解时的哀嚎声,她说黑衣女郎的日语虽
然标准却不是很流利,很可能是个外国人,这几项资讯对警方是何其重要?因此
分局长赶紧追问道:「你是以前就认识这六名被害人、还是今晚才首次碰面?你
应该知道他们当中某个人的姓名吧?」
  横山悦子想了一下才应道:「制片人只说是叫我来陪一位大会长和他的保镳,
至於这些人叫什么名字我并不清楚,因为大家都尊称楼上这位为首领,所以他应
该是老大,其余的我就不知道了……喔,对了,之前在床上我曾问他是什么帮派
的大哥,为何那位有钱的制片人会如此敬畏他?这人思考了一会儿才告诉我说~~
你要是听过幕中会这个组织就会知道我是谁了,呵呵……能被我选中你应该觉得
荣幸才对,哈哈哈!」
  这边描述的越加传神,分局长和几位老刑警的脸色便越加凝重,一听到『幕
中会』这个名称有人已经眉头深锁,等横山悦子话一讲完,刑警队长竹林忽然猛
地从椅子上跳起来吼道:「快、快把楼上这名死者的脸部照片和指纹拿去做电脑
比对,其他的作业全都暂停,将此事列为第一优先,还有,把封锁线尽量往外扩
大,绝对不准记者或任何闲杂人等越雷池一步,违者立刻逮捕究办!」
  看到竹林队长慎重其事和异常紧张的模样,分局长也连忙站起来问道:「莫
非你跟我想的是同一个人?……要真是他的话,这件事情可就非同小可、绝对不
是黑道寻仇报复那么简单而已。」
  竹林额头开始冒出冷汗,他重重地坐下来猛搓着双手说:「要是不幸而言中,
那咱们可有得忙了,万一……事态恶化下去只怕全日本都会掀起腥风血雨,妈的!
希望这次我的直觉不会那么准确。」
  然而事与愿违似乎是人生常态,才不过一刻钟光景,没等分局有所动作,楼
下的鑑识小组已经用手提电脑把二楼死者的身份确认出来,当那张报告递交给分
局长的时候,他也只能无奈地站起来指挥着说:「竹林,用最快的速度往上通报、
包括情报单位和自卫厅都必须随时保持联络,因为被砍头的正是石川清一郎没错!
这傢伙死在咱们辖区大家最好把皮绷紧一点,现在先把悦子小姐送走秘密保护起
来,另外就是尽快把她的制片人抓来问话,看看还有谁知道这群被害人今晚的行
踪;这下子我老婆的五十岁生日又得自己过了。」
  脸孔完全变形的石川清一郎总算被确认了身份,消息一经媒体报导出去,日
本的黑白两道就宛如压力锅突然炸开一般,马上便纷纷乱成一团,尤其是幕中会
位於仙台的总本部更是人声鼎沸,当地警方几乎是全员出动以防止他们胡作非为,
因为这个组织不同於普通黑帮,成员都具有忍者的功夫与背景,要知道不管是伊
贺或甲贺的忍者,自古以来即为各藩权贵及大名所聘用,德川家康更是因为重用
忍者才能成为幕府将军,因此就连天皇也会运用这些忍者去办事,即使时至今日,
这些忍者的后裔和传人不是进入政府的情治机构任职、不然就是沦为黑道去为非
作歹,而石川清一郎算是其中翘楚,用了不到二十年时间便让幕中会变成黑白两
道都不得不敬畏的神秘集团,他们的成员不会超过二千人,可是一出暗杀任务必
然是使命必达,所以这个五十九岁的死者掌握了太多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旦因他
的死亡而演变出另外的案件,那肯定会是日本政经两界的大灾难。
  警方并未发佈任何有关凶手的消息,因为没有人会相信六个功夫一流的忍者
会死於一名女性之手,但是真相确实如此,尽管所有监视器的管线都被破坏殆尽,
不过杀手却也百密一疏,她大概没料到停在院子里的两辆轿车都装有行车记录器,
特别是石川的座车更是二十四小时都在运作,因此当她从二楼的窗户一跃而下,
正打算要翻越围墙的那一瞬间,整个身影及侧面都被清楚录了下来,虽然前后只
有不到三秒的光景,可是已足够让专家用来判读。
  凶手在消失前朝大铁门连开两枪,其目的就是想引起邻人注意好去报警,这
招无非是想让血案尽快曝光,虽然这个举动让人觉得有点愚蠢,但也有可能是急
着想要引诱其他的毒蛇出洞,不过这种琐碎的事情有人并不想讨论,那是一个两
手扶在二楼阳台栏杆上的长发丽人,她像是在眺望夜空、也像是在目测阳台与左
边围墙的距离,过了片刻以后她才回头向屋内的同伴说道:「到外面来透透气,
屋子里血腥味还那么浓,你们俩不会是越闻越有趣吧?」
  被她这么一招呼,从主卧室的落地窗那儿立刻有两个男性走了出来,高的年
约四十、矮胖的则年过五十,这两人全都眼神锐利,一看就是干练的侦探型人物,
这时较老的那位开口问道:「浿子,看完这一整个现场之后你有什么心得?」
  丽人拂了一下被夜风扬起的秀发才应道:「我正在归纳和臆测,还是你们先
把结论说出来,我再跟你们综合比对一番如何?」
  「也好。」老的漫应着说:「根据所有搜证资料及现场观察来研判,凶手确
实只有一人、而且二百公尺以内并无接应的车辆,此人若非艺高人胆大、就是事
先便已潜伏在屋子里伺机下手,从她使用灭音器和干净俐落的剁人手法来看,应
该是个训练有素的职业杀人,但是从她割下石川的生殖器这一点观之,彷彿又有
着极大的恨意存在,所以预谋杀人这点可以肯定,不过动机我仍无从判断。」
  丽人点了点头才转向年轻的说道:「前田组长分析完了,小泽,现在换你说
说自己的高见了。」
  年近四十的小泽相当乾脆,他扬了扬手上的平板电脑应道:「我猜测凶手是
个功夫高手,甚至还练过所谓的气功,因此很可能是个华人女性,年龄不至於太
大,否则不会有割阳具这个行为,那绝对是在泄愤,假如没有私人恩怨简直就讲
不通,所以我认为此案多少与性行为有关,或许我们可朝着国内色情行业的圈子
去找出答案;不过,浿子,你有没有从那三秒的录像中看出一件事?」
  这回身材高挑迷人的美女甩了甩大波浪型的长发才轻笑道:「我知道,你指
的应该是凶手的身材跟我很像这件事对不对?其实利用最新分解技术的显影和数
据都已经列报出来了,那女人的身高大约只矮我一公分左右、三围也差不多,虽
然她作案时蒙面盘发,不过长相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若非我是刚从南韩仁川被
紧急抽调回来,说不定有人会把我当成嫌疑犯,呵呵,以她矫健的身手一般刑警
想逮捕她可不容易,但是直觉上我认为她已经离开日本,所以这里的警察大概没
机会和此人碰面。」
  离案发业已两天,凶手若不是日本人确实很可能早就离境逸去,不过前田组
长似乎另有打算,他瞧了瞧楼下大门口的两名驻守警员沉吟道:「说不定等我们
撤走封锁线和看守人员以后,幕中会的人马与某些阴谋份子也会想进入这间别墅
一探究竟,如此一来也许能让我们咬到线头。」
  一想到用粉笔画出来的死人身形还留在地板上,浿子忽然灵机一动,她偏头
看着面前的两位男士说:「有没有可能凶手是来寻找某样东西?这地方有地毯式
搜索过吗?还有,有验屍报告出来了吗?」
  答话的仍是前田,他拿出一副老花眼镜戴上以后才查阅着资料说:「这两天
日夜各搜查过两次,没有发现有地下室或密室,只在院子的花欉里多找出两把尺
二,加起来一共没入八长十短武士刀,?弹枪两管、九零贝瑞塔手枪六把,子弹
有三百多发;楼下的五名死者似乎没机会拿枪便已全部被干掉,每个人都是身中
两枪,其中有一发全是打在脑袋上,这十发当中只有三发是贯穿,剩下的七颗弹
头都嵌在死者体内,因为凶手使用的是点四五空尖弹,那种杀伤力很难会有活口
留下;至於石川则是死於自己的三尺六,凭他身为诸多忍者的总头目还落得这等
下场,实在叫人很难相信一个女性可以单独干下这种案子。以上就是刚出炉的验
屍报告,等详细的解剖图与血液分析出来以后我会马上传给你。」
  小泽听完以后忍不住皱着眉头凝思道:「假如这个女杀手没预先使用迷魂药
之类的麻醉用品,怎么可能做的如此乾净俐落而没惊动到楼上的石川?除非她另
有内应,否则这种可怕的身手实在让人无法想像。关於这部份你怎么看?浿子,
我总觉得广山悦子有点嫌疑。」
  夜空的浮云在快速移动,那表示外面的风速很快,浿子抓住几根自己的发丝
在测风向,过了一会儿她才指着一扇窗户应道:「如果案发当时也是吹这么大的
风,凶手随风撒药倒是不无可能,因为每个忍者都懂这种伎俩,问题是被害人本
身皆受过类似训练,不可能会着这种道儿,何况石川更是箇中高手,所以我判断
那时他跟广山悦子正进行到紧要关头,而五个保镳可能也在看黄色影片助兴,因
此才会让凶手各个击破;至於广山悦子倒是没啥疑虑,因为她的制片人已经录下
完整口供,她这是第三次被当作玩轰趴的性贡品了。」
  这段话被当作他们三人今晚谈话的总结,在要离开以前,浿子刻意在那天凶
手从楼下跳下来的地方站立了片刻,那不到三秒的影像不停在她脑中重演,仗着
高科技的解析仪器和现场的地形地物经过详细比对,女杀手的身高约五呎十吋上
下、三围被测定为38DD- 23- 35,假如只看一眼而无法鑑定的话,那副
身材健美的娇俏模样确实与她有些神似,不过她知道自己傲人的胸部还略胜此女
一筹,即使是要比坚挺度她都颇有信心,因为38E其实比38DD又更大了一
圈,一想到这里,这个漂亮的女特务竟然不自觉地挺了挺胸膛。
  在要分手以前她交代两名男士把凶手是女人这件事泄漏出去,不过只限提供
给幕中会有权力的几个高阶干部就好、而且消息不能太明确,这样有意要争夺首
领地位的人必然会拚全力想要找出真凶或可能存在的幕后指使人,只要这个组织
有所行动,再加上警视厅与其他单位的全面监听,运气好时或许有个风吹草动便
能顺籐摸瓜,前田和小泽都是特别搜查部的老鸟,当下立刻衔命而去,而她也躜
进自己的红色跑车奔赴另一处地方。
  接下来两天各单位都忙着想要破案,警方还得分心应付媒体和幕中会的吵闹,
其实内行人都心里有数,这件事绝对不可能在短期内解决,所以不仅情治单位风
声鹤唳、就连整个黑道亦是暗潮汹涌,毕竟石川清一郎并不是普通的黑社会份子,
由於他是整合伊贺及甲贺两地忍者并成一家的传奇人物,因此上至皇家贵冑、下
至贩夫走卒都曾与他们有所往来,其间的恩怨情仇与交易秘密肯定是肮髒无比更
不能有所曝光,故而每个与他关系敏感的人可能都各有算盘。
  同样是午夜零时,斜倚在黑色旋转椅上的月海浿子正闭着双眼在寻思,一米
七八的惹火身材凹凸分明,在日光灯下起伏不定的高耸酥胸连乳沟都清晰可见,
虽然只是穿着白色圆领衬衫及灰色窄裙,可是顺着美好的腰身望下去,一对圆润
白净的小腿交叠在一起,那双串着蓝色宝石的四吋高跟凉鞋在办公桌下依然亮眼,
天生的长睫毛衬托着笔直而高挺的鼻樑,丰润的朱唇看起来像是正在微笑,那张
精緻而完美的漂亮脸蛋端的是艳绝人寰,并不需要刻意的修饰或浓妆艳抹,这位
据说上一代就拥有中、俄、日三国血统的超级尤物,不知羨煞了多少平凡女子,
或许是从小就因天生丽质难自弃,所以她似乎早就习惯了周遭各式各样的眼光。
  妩媚且晶莹的双眼终於张了开来,她坐起来打量着四周,超过四十坪大的办
公室里只剩她一人,望着正前方那块『自由行旅游杂志』的横幅招牌,她忍不住
笑了出来,其实她这位总编辑很少屈身在这个地下室,若不是为了要研究和分析
更多幕中会的资料,她才懒得独自熬夜工作,事实上这整栋大楼都是日本秘密情
报局的东京支部,除了二楼还有一间出版社直属她所管辖以外,其他挂的不管是
什么公司行号的名义,通通都是同一个单位,这种以办公大楼为掩护的做法相当
有效,因为至今为止还从未有人怀疑过此地,甚至就连同一层楼的员工也不晓得
她这位『星空一号』是主管级的同事。
  这位年仅二十七的混血美女名片上印的是『月海浿』三个字,她故意把『子』
字拿掉,使很多人光看名字根本搞不清楚她是男是女,反正干特务的也没几个人
会使用真名,所以她藉此又多了一层保护,也可以少掉许多被色狼骚扰的麻烦,
否则以她在英、美两国名校取得的高学历,再加上会说中、英、日、韩及西班牙
五种语言,追求者恐怕会从公司门口一直排到二重桥为止,尽管涩谷区登徒子也
不少,但想瞧见她的芳踪可没那么容易,因为除了进出都是从地下停车场以外,
她想吃饭还有异常隐密的专属餐厅藏身在隔壁大楼;而且日本人挖地道的功夫全
球闻名,听说东京都下面就有个庞大的地地底城,这个支部总共有六处出入口,
但即使主管级的人也只知道四个。
  眼看墙上的挂钟已指着零时三十分,桌上的资料也翻看了好几次却依然毫无
所得,她心想如果还想再熬下去,最好是去茶水间泡杯热咖啡来提神,谁知她才
刚站起来电脑便发出了来函提醒的铃声,她低头一看立即又坐了下去,因为那是
国际刑警的符号,而且还标示是重要讯息,所以她马上精神一振的点了开来,案
件半小时之前才发生,在澳门一家刚开张的豪华赌场内,有个叫雷九天的老江湖
被杀死在尊爵套房里,死法和石川清一郎几乎一模一样,差别只在於这位七帮八
会的总瓢把子被阉割之后,阳具还被塞在被切掉舌头的嘴巴里,所以是遭人大卸
九块!
  这在华人世界及港澳地区同样是惊天动地的大新闻,尽管只有五张现场血淋
淋的照片,被害人四名,主角是在超大型按摩浴缸里面被分屍,满坑的血水和雷
九天死不瞑目的恐怖景象还是让人为之动容,档案在最后一页加註了三行字:
「进入该间套房的只有一位华裔按摩女郎,从所录到的背影研判,很可能是贵单
位正在寻找的目标。」
  写好回函和致谢过后,浿子再度陷入了沉思,她知道这两个案件绝非巧合,
其中必然互有牵扯,否则做案手法不会如此雷同,而且凶手又都是女人,就算不
是同一个杀手,必然也是来自同一个地方或集团,为了要尽速釐清线索,纵然是
时值午夜她照样按下来紧急召集键,这样无论是正在二楼值夜班或是已经回家的
干员,最迟必须在一小时之内回来报到完毕。
  归队的五十二名工作人员正在大肆蒐寻与联络各级单位,只要可能有关系的
任何资料都不能错过,经过不断的分析比对和小组密集的讨论,总算有些东西浮
上了台面,不过光靠电脑面板上的十条结论还不够,因为浿子的部门属於第一优
先的行动大队,是负责对外行动及打击敌对目标的先锋,因此在没有确实又可靠
的讯息出现以前,她并不能擅自进行逮捕或攻击的任务。
  国际刑警组织的线索最多、佈线范围也最广,因为有些共产或独裁国家也都
是会员,从他们不?挹注进来的资料观之,这两个案子连欧美的情治亦在高度关
切,除了纽澳及非洲和中东不太重视以外,差不多华侨较多的地区都不敢放松,
由此可见国际黑社会的结盟已经到了非常难以根除的地步,当然影响最大的还是
在亚洲各国,光是日本与东南亚黑道势力那股蠢蠢欲动的压力,便让每个政府皆
备感忧心,所以浿子虽然表面平静,但内心一样有点焦急。
  就在破晓时分终於传来一个好消息,那是前田组长亲自打的电话,他难掩兴
奋的告诉浿子说:「监听幕中会高干终於有收穫了!他们认为凶手可能是个姓白
的香港女人,但又说该名女子一年多前业已投海自尽,所以也有可能是白女的夥
伴犯下此案,假如加上地缘关系考虑,香港与澳门就咫尺之隔,名震江湖的雷九
天命案恐怕免不了会扯在一起,假如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也许还会出现其他受害
者,因此我们准备派员跟踪被监听的对象到那边去一探究竟,有任何新的线索出
现我会随时汇报给你。」
  「等等,嫌犯是否只知姓白而不知其名?」眉头微皱的浿子用笔桿敲着桌缘
立刻又问道:「幕中会的人认识雷九天吗?否则他们急着跑去那里干什么?」
  这次前田回答的很笃定:「放心,姓白的人在香港一定不多,只要用录影带
里的影像仔细比对,不难查出她的身份,除非她没设籍在当地,要不然四十八小
时内应该就会有答案;倒是幕中会的说话都很小心,要不是你出这一招,他们可
能还不会提到姓白的女人,所以我这边会派两组人马随机去监控,我觉得在港澳
两地可能会找到更明确的线索。」
  这时脑中灵光一闪的浿子连忙应道:「在幕中会的人员出发以前,你最好抓
个要角回去问问话、顺便给他看那段影片,说不定能一眼就看出嫌犯的身份,只
要他们想採取报复行动,那我们只要盯紧这班人就不会错失目标。」
  电话那头的前田大概也想快点结案,所以大表同意的说道:「好,那就用录
影带当诱饵,要是不想办法让他们转移目标,光是石川的屍首仍不能发还这件事,
幕中会的爪牙就已经快暴动了,所以先促使这班狂徒去海外跑跑也好。」
  两人一取得共识便挂断电话,浿子瞧了瞧一起工作的夥伴们,当场便下达了
指示:「除了留守人员,其他人都先回家睡到中午再回来上班,只有美智子和山
雄可以在家待命。」
  当晚七点零五分从成田机场起飞的日亚航班机上,浿子和美智子坐在商务舱,
负责连络与后勤的山雄则坐在经济舱,他们刻意避开与幕中会的爪牙同机,因为
提早十五分钟抵达香港的赤?角机场方便跟踪目标,情报显示对方一行十人虽然
预订了饭店,可是会有人前来接机,所以他们必须瞭解这边的接洽人究竟是何方
神圣,在情报圈有句名言便是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因此这个安排绝对有其必
要。
  所有行李山雄和九人座休旅车的司机都已经处理好,他们就坐在车上等候,
而美智子在出境室外的骑楼下一面抽烟、一面装作在翻旅游资料,因为她晓得目
标很快就会出现,而她必须尽快把接机者的脸孔偷拍下来,这样总部才能马上进
行身份的认证,只有浿子还留在屋子里,她坐在兑换货币的柜台前,利用两株五
尺高的盆栽当掩护,艳丽又气质一流的美女总是到处受人欢迎,再加上充满磁性
的嗓音,使得柜台内那两位年轻的银行员猛献慇勤,即使她只是打开皮包在揽镜
自照,可是那浑圆高耸的双峰与深邃的乳沟,差点就令两个小色鬼一头撞破面前
的玻璃,这时她从包内镜里瞧见幕中会成员正在鱼贯出现,所以马上掏出手机说
道:「两位帅哥愿意当背景跟我合拍一张吗?」
              【未完待续】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679 加入收藏夹!

合作QQ:3483155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