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64 加入收藏夹!


                第10幕
              第10章:摊牌
  从某个夸张的角度上来讲,淫魅荡女们一生都在追求更高层次的性爱高潮,
所以她们需要能真正满足自己的雄性,即便是非人类的生物也可以。
  可以说,从古到今,为了获得极致的高潮体验,有数之不清的淫魅荡女做出
各种突破道德下限之事,从而成为了一些情色传说里所指代的各色放荡淫女,而
另一方面,伴随着自身的淫奴本性的逐步苏醒,她们则只会越来越沉迷于此种销
魂入骨的感官快感,不自觉地向拥有着无可匹敌性能力的巨阳黑魔一族屈服,从
而完成自愿成奴这一命中注定的堕落宿命。
  此时此刻,居住在这间坐落于荒野,靠近湖边的郊野别墅里的杰奎琳母女就
是一对淫奴本性觉醒完毕的淫魅荡女,自两人分别与博尔巴交媾性交过后,从而
体验到从雄性人类那都永远获得不了的极致快感之后,便纷纷屈服于这位巨阳黑
魔的强壮胯下——两人在沉溺于对方的大黑鸡巴之余,甚至乎自发地宽衣解带,
不时地一起以母女身份服侍黑色的主人。
  至于洁芮雪,虽然也是一位淫魅荡女,但毕竟与伊晓诚成婚了一段时日,加
上自身的淫奴本性尚未完全觉醒,所以这位窈窕佳人一直徘徊于欲望,情感与理
智这三者间,从而长时间令自己处于一种为难纠结的心里状态。
  实际上,这位小有名气的言情小说家在成婚后便有些欲求满,对性爱快感的
追求更是令她滋生了新的渴望,可新婚丈夫伊晓诚的胯下阳物实在来得稀松平常
且让人失望,无法彻底填满其饥渴的阴道,因而在目睹到博尔巴与杰奎琳的激烈
偷情之景后,颇受肉欲煎熬的新婚儿媳自会注意到黑色公公胯下那雄伟硕壮的巨
阳黑屌。
  受此尺寸远超常人的巨伟阳具的吸引,富有想象力的洁芮雪开始在脑海里编
织出各种以自己为主角的出轨情节,在几经迷醉于这种令人遐想的性幻想后,寂
寞的知性人妻终于自发地迈向了堕落的深渊——仅仅是因为博尔巴拥有一根无与
伦比的巨根黑蟒,她便对黑色公公产生了一种难以喻明的暧昧情愫……而且不知
从什么时候起,洁芮雪跟开始为拥有偷情举动的博尔巴暗自开脱着,并一直期待
着自己与黑色公公发生点什么,但欲望毕竟不同于情感,况且还是这种连自己都
道不明,说不清的暧昧情愫,加上最后还有理智的防火墙所起的作用,所以,年
青的儿媳最后也就只会停留在了期待的地步上了。
  至于肉体上的接触,实则是洁芮雪最后的底线,如果没有什么特别变故的话,
她是怎么都不会主动点燃肉体接触这条火线,做出实质上的出轨之举,而且那股
因肉欲而生的异样情愫,促使着这位新婚人妻所期望更多的……却是博尔巴形象
举止上的提升,而不是与对方发生些惊天动地的乱伦情事。
  不过,也正因为受这股异样情愫所带来的影响,洁芮雪在目睹到博尔巴与杰
奎琳母女间的3P交媾之举后,居然不自觉地陷入了情欲的十字路口,她在毫无理
由地因爱生恨之余,也赫然发觉到自己完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变
故,加上全身的肉欲之火自点燃后一直未被熄灭,所以在万般左右为难之余,最
终还是屈服于这股扭曲黑暗的力量之下,不可抑制地在床上自慰呻吟起来,脑海
里也再度浮现出黑色公公的魁梧身影。
  不久之后,伴随着其逐步高亢而起的呻吟之音,落寞人妻的自慰举动也变得
愈发得放荡大胆,即便如此,她美奂绝伦的脸上仍旧挂着矛盾与纠结,似在为自
己此种向肉欲低头的举动而羞愧……如果说洁芮雪与她丈夫的夫妻卧房里的氛围
是热烈的压抑中透着一股难以抑制的欲望与高亢,那么此时此刻,在博尔巴与他
妻子的夫妻卧室里,其氛围的淫欲程度,就只能用荒诞与放肆来形容了。
  在有如泰坦降临的巨阳黑魔面前,但见身心沦陷已久的杰奎琳母女皆满面的
愉悦与满足,摆出发自于内心的撩人姿态,以无比热烈的姿态迎接着大黑鸡巴强
有力的征伐与驾驭,两人还配合着那富有力量的抽插与捣腾,从而发出阵阵连绵
不止,源自于自身欲望本性的动情呻吟之音。
  不过令人感到颇为吊诡的是,此时此刻,用巨阳黑炮驾驭征伐这对母女的黑
色男子不是一个,而是两个,严格来说的话,是两个博尔巴在分别与杰奎琳与安
琪拉进行交媾着,而且这两个博尔巴单从外表体型来看的话,完全一模一样,就
像是一对从科研克隆设施里诞生出来的孪生兄弟一样。
  分身,这是巨阳黑魔博尔巴·菲克特暂时制造出来,用来模拟本尊外表与部
分能力的分身,其性能力虽明显不如本尊,但依然远超那些所谓下体处天赋异禀
的雄性人类。
  依靠着这些能力不可轻视的分身,巨阳黑魔一族可轻而易举地在性爱中同时
满足好几个欲壑难填的淫魅荡女,将她们变为更加忠心于自己的性奴,不过这仅
是分身的部分功效而已,除了本尊之外,巨阳黑魔实则还可以依要自己的意志与
能力,将自己制造出来的分身幻化成其他的事物,以此来达成另一些目的……
  两间夫妻卧房里的气氛依然热烈诱人,但不知道是不是一个命中注定的巧合,
香汗淋漓的洁芮雪在结束其矛盾且纠结的自慰后,便在一阵力竭中仰躺在床上,
整个人在不停地喘着气之余,也在全力平伏着自己几近崩溃的神思。
  与此同时,身在另一间夫妻卧室里的杰奎琳母女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各自
在一阵暴烈翻腾的阳精内射中去到了高潮的最高峰,在这之后,两人更是脸带痴
迷媚笑地软瘫在床上,依然以无比眷恋的深情目光注视着屹立于自己眼前的黑色
主人,直到对方骤然间像一阵烟尘消散于空气中,这对堕落于肉欲深渊多时的母
女依然笑意冉冉,好像早就对此种异常诡异之事司空见惯一般。
  不知在什么时候,瘫软在卧床上的洁芮雪骤然间惨淡一笑,其冷漠的声调宛
若透着自我嘲讽的意味,但又好像隐含着某种无奈的解脱一般,而后,她猛然睁
开了依然俏丽的双眼,其明亮的美瞳则展现出耐人寻问的变化……先前在自慰之
时还凸显出纠结不定的迷茫双目,现在则透着一股异样的清明,且隐隐带着一股
毛骨悚然的决绝之意。
  也许,这位新婚儿媳已然找到解决事情的办法了,只不过她在沉浸于脑海里
所构想的计划之时,并没有发觉到此时正有一双深邃如渊的黑色双眼正透过梳妆
台前的镜子,以颇为胸有成足的目光注视着她,而那位身材魁梧的黑色偷窥者所
在之地也不是什么神秘场所,正是洁芮雪不久前呆过的密道。
  隔天之后,这栋坐落于湖边的郊野别墅似被笼罩于一股平静异样的氛围之下,
好像连最偏僻的角落里都涌动着不知名的暗流,不过就像门窗外诱人沉醉的湖光
风景一般,现在的洁芮雪无论是对待自己的黑色公公博尔巴,还是身为伊晓家族
女仆的杰奎琳母女,虽还是那么的风和日丽与平易近人,但也变得与以往有些不
一样了。
  当与前者相处之时,这位知性人妻不再表现出闪烁不定的轻浮暧昧,反而彰
显出自重意味颇为浓厚的知性与沉静,而在面对后两者之时,她在展现出淡定自
如的友好与亲密之余,却又刻意而为之地与对方保持着一种不言而喻的距离,尤
其是两人之中的安琪拉,这位曾经的亲密好友,现今在洁芮雪眼里已然不再值得
信任。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整座郊野别墅里的气氛都显得波澜不惊,从某种程度
上来讲的话,可谓平静得犹如暴风雨到来前的寂静一般,而在一次单独驱车开往
兰茵镇之后,洁芮雪手里也多了一具单手可持式摄像机,她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似乎已然可猜得八九不离十了。现在,心怀不满的新婚儿媳只需要一个恰当的时
机就可以了,当然,她始终需要耐心——耐心等待着杰奎琳母女再一次走进博尔
巴的房间,与黑色公公干着那种苟且媾和之事。
  不过在这耐心的背后,洁芮雪仍旧经受着肉欲的煎熬,而为了缓解此种困扰,
欲求不满的她终究没有克制住自己对黑色假套阳具的渴望,最终还是颤抖着双手
握住了它,在将其插进自己饥渴万分的阴道之余,脑海里也顿时浮现出博尔巴的
魁梧身影,没错,富有想象力的知性人妻依然纠结且矛盾着,虽然那些有关于自
己与黑色公公的性幻想之文不久前便停笔了。
  虽然经受着这样那样的欲望煎熬,但在冥冥之中,也似乎有一股看不见的力
量在帮助着身在困境中的洁芮雪,在她从镇上买来单手可持式摄像机后才没几天,
便偶然发觉到杰奎琳母女的背影再一次消失于公婆的卧房门口间。
  于是乎,眼见如此的新婚儿媳立刻下意识地一阵轻快小跑,如灵巧的灵猫一
般溜进自己与丈夫的新婚卧房里,从衣柜的角落里拿出才买没多久的单手可持式
摄像机,在摆弄几下后便马不停蹄地离开房间,抓紧时间奔向密道的入口,其急
促的步伐中不免透着浮躁。
  寂静压抑的密道里闪亮着着摄像机的灯光,透过深邃幽亮的镜头,还有那面
可供偷窥者观察的透视镜,发生在博尔巴与杰奎琳母女间的偷情之景,自是毫无
意外地被收录进洁芮雪单手所持的摄像机里,而伴随着镜子另一边那三人交媾体
位的不停地改变,手持着摄像机的新婚儿媳也颇为细心地在镜子这一边小碎步移
动着,力图找到一个最佳的位置,期望将这荒诞的一切记录下来,将其作为自己
对付黑色公公的王牌。
  可或许是发生在镜子另一边的偷情交媾之景终究来得过于激颤热烈,害怕自
己受其感染的洁芮雪最后还是识趣地选择关闭摄像机……于是乎,当这位身在密
道,孤身一人的知性人妻放下手中摄像机之时,但见她脸颊处赫然弥漫着羞愧自
责意味的绯红,原本清丽干练的双眼明眸,也不免透着一丝纠结的动摇且迷茫,
不过,伴随着这具窈窕落寞的身影重新迈开坚定的步伐,消失于密道的出口之时,
似乎又昭示着一切皆已箭在弦上,不久后将做出该有的了结。
  数天过后的一个夜晚,但见星空黯淡,重云密布,颇有一股重兵压境之势,
即便是再皎洁明亮的月光,也尽没于这股浓重的阴影之下。伴随着低垂下摆的枝
条,湖边的空气也是沉静得出奇,似昭示着暴风雨前的寂静,而坐落于此的郊野
别墅则照旧波澜不惊,点亮着寥寥几间房的灯光,外加几条落寞的走廊通道。
  因今晚缺失些许灯光照亮之故,别墅里的二楼走廊不免比往常要显得昏暗与
压抑,不过伴随着一阵凌厉的脚步声响起,沉重压抑的氛围皆被一扫而空,但见
身材高挑的洁芮雪正手持着那具买来没多久的摄影机,走向了从门缝处透着些许
明亮灯光的书房,而在那——有着这位年青儿媳此时最想面对的人。
  片刻之后,响起了清脆果敢的敲门声,接着便是接踵而至的客套问候之语,
而后,但见神色复杂的洁芮雪抬手握上门把,旋转出关键的里程,开门进了去。
平心而论,书房里的灯光可谓开得恰当好处,在照亮了整座房间之余又不显得刺
眼耀目,宛若透着一股暖人心扉的氛围,但当意欲摊牌的知性佳人在缓缓关上身
后之门后,却骤然心生出一股不祥之感,不知为何,她发觉自己好像已然步入一
个策划已久的陌生陷阱里。
  「芮雪,都这么晚了,不知你找我来是为何事?」
  只见一身黑色肌肤的博尔巴正坐在书桌后面,脸带亲切微笑地问候着自己儿
媳,而摆放在古朴桌面上的,则是一台漆黑的手提电脑,其正对着黑色男子的屏
幕似正播放着某些不言而喻的无声节目。
  「只是想找你来谈谈心而已。」
  说着,洁芮雪淡然一笑,向前走动了数步,而从她面露出有备而来的神态来
看的话,这位心意已决的新婚儿媳似乎已然克服了先前心中的不祥之感。
  「芮雪,你今天选的这身衣服很是庄重雅致呀。」
  身材魁梧的博尔巴在继续微笑间,有意无意间来了这么一句。
  「多谢公公赞赏。」
  虽然博尔巴脸上的虚伪笑容是多么地令自己感到厌恶,但洁芮雪也不得不承
认,对方看待服装的眼光确实颇为不错,而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的话,自己的这
身着装也诚如他所说的那样——确实透着一种无法忽视的庄重意味。
  因即将与博尔巴摊牌的缘故,洁芮雪给自己选择了一套不显丝毫彩色,主打
黑白两色的休闲套装,其窈窕曲致上半身所穿的,便是一件宛若纯白到毫无瑕疵
的圆领针织衫。
  颜色虽单调,但这件圆领针织衫在做工方面依然有独到之处,其用料精细不
说,整件衣物在女主人的矫健腰部处赫然勾勒出富有层次的褶皱,而在它环绕于
后者修长颈脖的圆领处,则缠绕着一连串别出心裁的蕾丝花边。
  可耐人寻味的是,这群蕾丝花边的用色不是别的,正是与洁白之色形成巨大
反差的暗黑之色,然而从视觉效果来看的话,恰恰正是此种颜色的使用,才令到
这群蕾丝花边在显得无比瞩目之余,还透着一种颇为难得的庄严肃穆之感。
  既然已给自己的上半身选择了一件圆领处绣有黑色蕾丝花边的洁白针织衫,
那么本着反差庄重的意味,洁芮雪自是毫无意外地给自己修长双腿配了条暗黑利
落的贴身长裤,外加一双漆黑铮亮的中跟女装皮鞋,然而,单靠这些,缺乏安全
感的她发觉自己的气场仍不免显得单薄,所以最后又给自己添上一件同显暗黑色
的休闲女装上衣。
  颜色选择虽不免雷同,但从另一个方面来看的话,这件女装上衣的做工同样
不简单,且彰显出设计者的一番别有心裁,在它略显单调的暗黑色精工面料上,
除了采用同一色调的丝质装饰之物外,还有着些许带有点睛之效的洁白格纹,宛
若令到这件衣物彰显出一种厚重强势的意味,算是令穿戴着它的知性人妻心生出
一股不弱的安全感。
  「公公,你爱着婆婆吗?」
  询问的同时,身姿沉稳且不失优雅的洁芮雪又向前走动数步,靠近了书桌的
前缘,但见她用一种冷漠且清明的目光注视着博尔巴,间中更是隐隐透着一种居
高临下的审视意味。
  「爱,我当然爱着她。」
  博尔巴敛去脸上的微笑,神情顿时变得庄重起来,好像在与对方讨论一件人
生大事一般。
  神色漠然的洁芮雪听罢,顿时嘴角一扬,柳眉一皱,冷笑道:「是吗,那这
又是怎么一回事?」
  但见新婚儿媳淡定从容的语气开始透出一股质问的味道,而她的双手也没闲
着,在摆弄几下单手可持式摄像机后,便颇为娴熟地将它摆在了黑色公公面前,
其自带的小屏幕也播放着段段不言而喻的香艳节目。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64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