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7 加入收藏夹!


                第六章
  不知道是李雪的大嘴巴,还是任昊轩想了其它的办法,在这个学年的最后两
周里,林筱被B大的帅哥大学生追求的「谣言」开始在校园里肆虐。三人成虎,
任昊轩的形象慢慢被夸得神乎其神,都快成吴彦祖金城武了,让我甚至都有点想
要出口辩驳。林筱却从没有心去理会这些事,即便这次似乎有那么一点真实。她
还是像以前一样,用走到我教室门口等着我放学的方式,来化解一切看她怪异的
眼神。
  很快,期末考试的日子到了。三天之后,我就真的要踏上去N市的车,与女
友异地了。任昊轩已经给了我他定好的车票,还有他委托朋友找到的小公寓的地
址。这一切都是真的了,当这个暑假开始的那天,我们还会有回头的余地吗?
  但我不敢去想这些,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即将到来的考试比一切都要重要。
眼下,我只能让自己关心成绩,而一向成绩优异的林筱比我更甚。
  最后一天的课上完,林筱拉着我的手,走在校外黄昏的道路上。她最近都比
较沉默,也许是脑袋里还在盘算数学课的难题,也许是因为近来的流言蜚语还是
对她造成了哪怕一点点影响。
  而我,在我的主人的授意下,必须要向我的女友发难了。我要问她一些问题。
  也许我可以不问。对啊,违背一次那个人的意思又如何?只是一些话而已,
我不说就不说了,又能有什么后果?
  可是我真的不想问吗?按照他的意思,将自己和女友都拱手交出,进入他的
掌控之中,这不正是我想要的吗?那我为什么,要去反抗呢?
  江凡,不要反抗,不要反抗,不要反抗。你不能满足你最爱的林筱,你是一
个软弱的人,而你的愿望就真的要实现了,这不是对你最好的恩赐吗。
  我扭过头看着女友,不顾她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刻意提高自己邪恶的音
调。
  「最近怎么总是在传有大学男生追你啊,好像还是任昊轩?」
  林筱晃了一下神,有些疑惑地看着我,和我脸上有些生气的表情。算起来,
从小到大,我几乎都没有对她生过任何气,更不要说阴阳怪气地大声呛她了。
  「啊……江凡,怎么突然说这个了?」
  「什么突然!我想说好多天了,是不是真的是任昊轩?」
  「什么真的假的呀,根本都没有的事情。而且你不是都叫他昊轩哥哥吗?」
  她还是笑着,像是看穿了我装出来的气愤。
  「哼……狗屁哥哥。看起来很正经的样子,却在背后搞这种事,还要给你画
画。凭什么要画?凭什么要给他画?」
  我又像是在指责任昊轩,又像是在怪女友对他的配合。话一出口我就有些后
悔,我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来伤害我最喜欢的人。
  「你说什么呢,江凡。当一回背景而已,就当做他救了我们一次的报答也行
啊。」
  「筱,你干什么总帮他说话?明明就是他不对。」
  「我哪有呀,而且那些都是谣言,江凡,他根本没有做什么呀。」
  「你还在帮他!他要是没有做什么,哪里会来这些谣言!」
  说着说着,连我自己都开始相信了,他们是有罪的。因为在我的脑中,任昊
轩占有她身影的画面已经出现了太多次,甚至模糊了幻想与现实的边界。
  「江凡……你别这样……你再这样,我会觉得……」
  林筱露出了我很少会见到的表情。她轻微咬着自己的下唇,本来就雪白的脸
更加煞白了一些,看起来又急又气。但我仍然没有软下自己的心。
  「哼,觉得什么?」
  「觉得你不相信我了。」
  筱,我怎么可能不相信你。从小时候你挡在摔倒在地的我面前,挥动书包驱
赶冲我吠叫的野狗开始,你就是我最相信的人。筱,我到底怎么了,我还是不是
人,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和女友一起长大过程中的那些画面开始消退我莫名的愤怒,但却与情欲所控
制的那一部分想像激烈冲突了起来。我想要爱护她,我想要凌辱她。我想要独占
她,我想要奉献她……
  「江凡,你怎么不说话了。」
  「我……我还是生气。」
  我最终做出了选择,不知道是抹不开面子,还是受到了来自邪念的支配。
  林筱停下脚步,面对着我,却没有看向我。她微微低着头,更加咬紧了自己
的嘴唇,双手也紧张得攥成了拳头。
  「唉,江凡……你真的要在快要考试时跟我生这样的气吗……你也知道,我
现在本来就心情不好……」
  「我……」
  我一时说不出话来,我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大错。可是我的脑子,我的
胸口,我的下体,无不在流淌着绿色的暗流,让我不断暗示自己,想要陷得更深。
  「江凡……我先回去了,你到家冷静了给我电话好吗?」
  没有意识到,公车站已经近在眼前了,刚好一辆巴士停了下来。林筱没有等
我回答,转身走上了车,扔下正在发懵的我,一个人站在那里。
  女友坐上的那辆巴士开始越离越远,我站上月台,等着我要乘坐的那一辆车。
我已经真的无法分清楚,我是真的在嫉妒,还是只是配合主人的旨意,还是说,
这一切其实都是我自己选择的结果。我想到林筱穿着我从未见过的民国校服,以
她从未有过的美丽形象,端坐在另一个男人的画笔和炙热眼光前,这些都让我无
比兴奋。那支画笔就像是刺破女友纯真的刀尖,正在逼迫着她成为一个真正的女
人。
  筱,原谅我,去享受快乐吧。那个人,一定有办法让你体会到,我所不能带
给你的感觉。
  茫然中我坐上了巴士,又在茫然中走下了车。我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像和父
母还有任昊轩约定好的那样,每晚到他家里去补课一小时。
  他又刚刚运动结束,让我在房间别动,等他洗澡。他的桌上还铺着那一晚他
踩在脚底的那些林筱的照片,在他的房间里,好像就连照片都染上了他的阳刚气
味。如果女友真的在他的面前,在他的身下,是不是很快就会被全部浸染上他的
体味,他的印记,他的种子。他会将女友标记成他的猎物,用一个男人所有的狩
猎手段,征服她的身体。
  没错,这是我的选择。这一切,都是我想要的。
  「她让你给她打电话?」
  任昊轩洗好了澡,围着一条浴巾,上半身裸露着健美的肌肉。
  「是的……主人。她让我冷静了再打给她。」
  「那我感觉,你还没冷静吧?你看看你的裤裆。」
  我向下瞄了一眼,就在我看着主人桌上林筱的照片时,我的下身居然不知道
什么时候撑起了校服裤子,形成一个小帐篷。
  「既然你还没冷静,那就让主人我先代你和林筱聊聊吧。」
  说着他拿过自己的手机,在我面前晃了晃:
  「我早就从你的手机里记住林筱的号码了。」
  「这……主人……」
  故事,心理,隐私,一切都开始暴露在他的掌控下。我总是有侥幸的心理,
以为我可以保留住的一点点安全底线,在我不想再继续的时候可以及时收手。但
这种渐渐失控的感觉,却让我想要一瞬间把一切尊严都放弃。焦虑、害怕和那种
绿色的兴奋与期待,不知道哪一方更占上风。
  「贱狗,你想想,正在等着犯傻的男友给自己打电话时,却先接到另一个男
人的电话,是不是很有意思呢?放心吧,我答应过你,不会和林筱胡说什么。」
  「那好……请主人打给她吧。」
  他满意得哼了一声,解锁了手机,按下拨号键。几声嘟嘟之后,一个温柔却
又有距离感的女孩声音传了出来。
  「喂,请问哪位?」
  「林筱吧,我是任昊轩。我找了好几天你的号码了,终于找到了。」
  他坐在床上,指了指自己裹着浴巾的胯下,冲我笑了笑。
  「啊,怎么是你。那个……有什么事吗?」
  「哈,没事。你的声音听起来怪怪的啊,没什么事吧?」
  虽然话筒里漏出来的声音不大,但我也听出来,电话那头女友的声音有些鼻
塞。她没有在大夏天里感冒,我知道,是我惹她哭过了。
  「没什么没什么,可能是不舒服吧。」
  「唉,我刚碰到江凡回家,看他也愁容满面的。你们俩不是闹别扭了吧?」
  「真的没什么……」
  「其实你不说我也能猜到一些。是不是你们学校里的一些传闻让你们不舒服
了?江凡是个好孩子,只是年龄还小,男生在这个阶段都会容易冲动。其实也怪
我,我一个大粗人没太注意对你的影响。」
  他依然在口中说着我的好话,却同时用一种贱蔑和轻视的眼神看着我。我不
得不佩服,他的演技如此自然,除了我,大概没有人会不买他的帐。
  「没有的事,这些都和你没关系,昊轩哥哥。都是学校里的幼稚鬼在乱传。」
  听到女友在他的安慰下,声音渐渐有了温度,还叫他昊轩哥哥,却让我的心
理一阵苦楚。林筱的理智和聪慧,本该早就能察觉到这些谣传的诡异之处,但她
此时却好像被那一场英雄救美的戏码迷惑了双眼,选择了信任他。
  「你放心,我会跟江凡好好澄清的。你自己呢,平复一下心情,我是过来人,
现在对你来说考试最重要。」
  「我明白,谢谢你关心。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挂了哈。」
  「嗯,拜拜。」
  他挂了电话,出了一口气。我甚至能看出,在面对林筱时,他自己都有些紧
张。
  「怎么样,被我哄好了,没你的机会了哦。怨不怨主人?」
  「不怨,谢谢主人让林筱放心。」
  「嗯,那就到你了。你也该让林筱放心放心了。只不过你都是第二个了,没
什么意义了,哈哈。」
  未来都会这样吗?我会一直做第二个吗?我不想这样,我仍然希望,在林筱
的心中,最重要的一直是我。可是有另一个人来抢夺她对我满溢的情意,另一个
人来分割她心中的空间,另一个人来融化她对别人如冰霜一样的防御,让她像对
我一样,热情和开放,让她像对我一样,穿着可爱嫩黄的睡衣,在床沿前跪下,
张开她的红唇,缓缓吞下男人巨大滚烫的性器……我想要……
  我拿出我的手机,正准备打通电话,却听到任昊轩说:
  「我不想听你们小俩口恩爱,你回家打吧。下一步计划,我会慢慢告诉你。」
  回到家里,我敷衍地向父母汇报了一下情况,和他们对考试的关心,就赶紧
进了房间。我看着手机,犹豫了一会,终于拨通了女友的号码。
  「筱……」
  「嗯?」
  「你……你复习得怎么样?」
  「你真的关心吗?」
  「我当然关心。筱,对不起,是我不好,别生我气了。」
  「唉……」
  「怎么了?」
  「没什么。江凡,你也好好复习吧,有什么我们考完试的那天晚上说好吗?」
  「嗯,没问题,Goodnight亲爱的。」
  我无法置身事外,也没有能够像任昊轩那样说出什么好听的话。不像是对待
任昊轩时,虽然感激但仍有明显的距离感,女友对我的语气还是一样的温柔,只
是在今晚多了一丝丝哀怨。挂断电话,我强迫自己不能再沉浸于自责与期待的复
杂情绪中,赶紧翻开书本开始复习……
***********************************
  很快,两天的考试时间就这么过去了。这两天女友都没有给我电话和短信,
也没有出现在考场的门口。最后一门结束时,我轻松地走出教室门,却意外看到
女友正朝我走来,一边走一边挥着手。考场教室外向我投来的,又是别的男同学
羡慕和想杀了我的眼神,但我全都没有在意,赶紧朝林筱跑了过去。
  「筱,你感觉还好吗?」
  「还好呀,这次的题普遍比较简单呢。」
  「筱,我……我……」
  「好了好了,江凡,过去的都过去了。我们回去吧。」
  女友又恢复了以前的笑容,她紧紧看着我的眼睛,让我几乎要融化掉。我没
有再说任何多余的话,点了点头,拉起她有些冰凉的手,往校外走去。
  一路上我们说说笑笑,很快又到了熟悉的公交月台。突然有一阵奇怪的感觉
向我袭来:这是这个夏天,我最后一次到达这个公交站了。下个学期再来时,我
的女友,还会是现在这样的吗?
  「江凡,今天我们走路回家吧。」
  「啊?那很远哦,要走一个多小时呢。」
  「你明天都要去那么远了,今天还不愿意多陪陪我呀?」
  林筱用着抱怨的语气,可是脸上的表情却仍然是温柔和调笑。
  「当然愿意啊,我只是怕筱你走累了。」
  「我才没那么容易累。」
  一路走着,天色从明亮渐渐转为昏黄。我们路过了好多从小记忆中的地方,
从只有几岁开始,我就一直和林筱一起玩,很少和男生同学一起去打球、打架、
打游戏。以至于后来不少人说我是娘娘腔,天天和女生混在一起。我都不在乎,
林筱却偶尔会替我出头,用小孩子的方式冷冷地威吓那些不成熟的毛头小男生。
如果说这真的让我变得有女性气了,那林筱是不是也变得有些像男生了呢?因为,
我们是一体的。
  「江凡,我们去这里面吧,好久都没来过了。」
  我看了看,那是一个公园,小时候林筱和我曾经常常在这里玩耍。那些假山
和小树林,都是我们捉迷藏的天然场地。林筱拉着我走了进去,里面好像什么都
没有变化过,还是幽深的小路,茂密的野草,只是因为街区改建,这里的人更加
稀少了。
  我兴奋地指着四周的地点,告诉女友我以前觉得这是多么好的躲藏地点,却
还是很轻易就被她给发现了。还有那里有一个泥坑,下雨天我总是会踩上一脚泥,
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把它填上。
  突然,女友拉着我停下了脚步。我疑惑地回头看向她,却在下一瞬间感受到
了她柔软的双唇。她侧了侧头,在我的嘴上留下温热的吸吮,让我迫不及待想要
撬开她的樱口。她一只手搂着我的腰,另一只则绕我了我的脖子,发出了一声诱
人的哼响。我仍然睁开着眼睛,看到她紧紧闭着的双眼,还有正在不断颤抖的弯
长睫毛。接着她也睁开了眼,对上我的视线,目光炯炯。
  「江凡……江凡……」
  她一边继续在我的脸上洒着温热而急促的鼻息,一边轻声呢喃着我的名字,
让我没法再自持。我把她进一步拉入怀里,紧紧占有她的舌尖,想要夺走她的呼
吸。她甜蜜的津液在我的口腔中流淌,让我想要吻得更深。
  就这样不知道多久,她才从我的嘴里离开。
  「江凡,你要每天想我哦。」
  她还是那样毫不害羞地看着我,用跟我说情话时才有的魅惑嗓音,缓缓地说
着。接着她牵起我的手,引导着我抚过她还湿润的双唇,然后轻轻将我的手指含
入口中,开始吮吸。
  我看着她微微泛红的脸,不顾这个公园里是否还有人,猛地将她一把压在墙
上,弯头去亲吻她白皙的脖子。
  「那我要让你也每天想我!」
  「啊……你干嘛……」
  我感到她身体开始发烫,连脖子上都开始泛出迷人的红霞。我没有回话,而
是更加加紧了进攻的节奏。我顺着她的脖子往上,轻轻咬住她小巧柔软的耳垂,
一只手也攀上了她的胸口。林筱很瘦,胸部也发育不久,肋骨的突兀仍在,但还
是让我感受到女性独有的柔软。
  「江凡,你……你别这样。」
  我还是没有放弃对她敏感耳朵的攻势,一起舔着,一边说:
  「就这样了,怎么样嘛?」
  「你这样……你这样会让我更想你的……」
  「那不是正好,就是要让你更想我,小色女。」
  没关系,林筱。想吧,渴望吧,会有人帮我满足你。像你含住我的手指那样,
像你含住我的下体那样,含住他的,含住他的!
  「你……怎么以前没发现你这么坏……」
  我开始把胸口的手向下探去,腰间,髋骨,她都没有拒绝,反而身体越发滚
烫。直到我伸手向她的长裤中伸去,女友终于鼓起全身的力气推了我一把,虽然
没有推动我多少,但出于尊重,我还是停止了动作。
  「好了……江凡……别再来了……你不能总这么诱惑我。我们都说好了的。」
  「明明是你先诱惑我的,小色女。」
  我又亲了一下她的薄唇,看着她可爱的窘迫模样,挑衅地回击道。
  「我……我只是想让你好好记得我。」
  她整理了一下被我揉乱的上衣和头发,脸色通红。
  「好了江凡,该回家了,再晚点就要被爸妈训了。」
  我点了点头,意犹未尽地继续向前走去。天色比这一吻之前更黑了,我拉紧
她的手,默默向家的方向走去。
  送林筱回家,我们又在她家的社区门口耳鬓厮磨了一番,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我答应了她一定会每天给她电话和Facetime,她才愿意转身走进楼层通道。
  回到自己家里,我又回味起在公园中,林筱那诱人的样子。我脱下裤子,打
开我曾经发的那些暴露贴,看着别的男人对她的评价,打起了手枪,发泄我刚刚
未能发泄的欲望。
  这么敏感的女友,如果落在别的男人手中,会被挑逗成什么样?如果是任昊
轩呢?这个暑假,他会对女友做什么,她会在他的手中展现出怎样的情欲?
  很快,我到了感官的巅峰,精液小股小股射在准备好的卫生纸上。我喘着粗
气,看着桌上的那张绿色的车票。
  我知道很难回头了。时间上,空间上,我失去了对自己生活的控制。但与其
说我不知道什么在等待着我,不如说,我不知道什么在等待着她。
***********************************
  七月一日,我告别了女友和父母,到了陌生的N城。循着主人留给我的地址
和钥匙,找到了这间三十多平米的小公寓。那里还算干净,一切东西都已备齐,
连床都已经铺好。我打开空调,把自己包里的东西掏出来摆好,然后瘫倒在床上。
  这一切真的开始了,可是提了一路的紧张的心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放松了下来。
  林筱成了第一个跳入我脑海的人,我坐了起来,掏出手机给她打电话,想要
问问她是否还好,却没有人接。
  不知道她在干什么,也许在和家人吃晚饭,也许在认真看书,也许是出门没
有带手机。可另一个可能性却突然被我想起,我找到了另一个号码,拨通过去,
还是没人接。
  在我离开现场的第一天,在我给主人和女友创造机会的第一天,此刻应该还
没有太多交集的他们两个人,同时没有接我的电话……
  我从没想过会有事情在这么快就发生,这让我感觉到恐惧和害怕。我想像了
无数个堕落的过程,为我清纯的女友设计了多少条可行的道路,可难道在一切都
没来得及铺垫的第一天,就会有什么突然发生吗?这是不是,太过超出了我对女
友的估计。
  然而我下身的躁动却出卖了我的担心,它在提醒着我,这就是我想要的,突
然又如何,难道不是越快越好。可是就在昨天还只对我说着情话、身体绵软的女
友,今天就要面对另一个男人的纠缠,这真的是好事吗。
  我把手机扔下,继续躺在床上十多分钟,无法再思考别的事情,终于,我打
开笔记型电脑,开始流览我发出的那些帖子。又有一些新的留言出现,他们毫不
关心女友的心,女友的性格,女友纯澈的眼神,他们仍然在赞美着她的身体,意
淫着她也许会出现的媚态。但就是这些,让我沉迷,无法自拔。
  我准备发一个新贴,记录一些自己想要做绿奴的心态,床上的手机突然传来
两声微信的提示音。一定是林筱的资讯,我赶紧扑了过去,却看到手机萤幕上赫
然写着「主人」两个字。我打开那条资讯,一条是文字:「贱狗已经到了?主人
我今天撞上大运了,为了表示我不是只为了自己爽,而是想要满足你的下贱心理,
我专程录了个音,给你欣赏欣赏。」,接下来是一条录音档的传送。
  我急忙把它下载下来,颤颤巍巍地插上耳机,点开了那段音讯。里面一小段
沉默和杂音之后,传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
  「真的不用了,我回家就行了。」
  是林筱的声音!我最担心却又最期待的事情,真的在发生着!
  又是一阵碰撞和走路的声音,另一个主角也开口说话了。
  「林筱你放心,我虽然不专业,但也跟着我外婆学了不少按摩手艺。你的红
肿太严重了,千万不能着急。」
  按摩?这到底是什么。录音的声音在哪里?他要对我的女友做什么?我急躁
地想要快进,却又害怕错过任何重要的部分。
  「我可以的。」
  又是女友的声音,然后紧接着就是她的小声喊痛:「啊……痛。」
  「唉我说了不能急,快坐好。你这只脚现在没法触地的。你让我简单给你处
理一下,然后好送你回家,OK吗?」
  林筱的声音让我心尖一揪,任昊轩的话好像让我更明白了一些。女友好像脚
受伤了?林筱的声音好像犹豫了很久,才慢慢传来。
  「那……好吧。要怎么处理?」
  「给你简单按摩一下脚踝脚腕,只要不那么痛了,就可以回家跟你爸妈商量
怎么治疗或者修养了。」
  「嗯……不然你教我办法,我自己来吧?」
  「那可不行,第一,角度不对,第二,力道不够,第三,按摩的手法也不是
随便就能掌握的。你放心好了,很快就能缓解不少。」
  任昊轩当然不会同意林筱的提议,第一次能够用手接触到林筱的机会,他怎
么可能轻易放过。我又回想起在学校的洋楼前,女友洁白的脚腕暴露在他面前,
是不是从那时起,他就一直想要用他乌黑有力的双手,捧起那双纤细的玉足,随
意把玩。
  「行吧。」
  又是一阵犹豫,女友答应了任昊轩的办法,也让我的心里一阵翻腾。我调大
音量,想要听清楚每一个细节。
  「怎……怎么了?」
  一段沉默之后,又是女友开口了,中间任昊轩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哈哈,你得把鞋脱了啊,不然我要怎么按呢?」
  「哦……」林筱声音更低了,不知道是在犹豫纠结,还是在害羞。我无法看
到她的表情,只能猜测,她是否脸红。
  「还有袜子。」
  「啊?这……必须要吗?」
  「当然,不直接接触皮肤来按摩,效果会大打折扣的。」
  林筱这次没有出声,我知道她一定是默许了。此刻在不知道什么地方,孤男
寡女,我的女友正在褪下她脚上仅剩的遮挡。她一定是穿着那双带花边的白色袜
子,它们不再保护主人,而是任由她的脚背和脚趾暴露在别人的眼前。
  「那我开始了,林筱,你忍着点痛。」
  「嗯。」
  声音又从耳机里消失了,我知道,他的手,已经触碰到了我女友的脚。尽管
那是一次按摩,但在我的脑中,那是抚摸,也是野蛮力道对柔美气息的侵略。
  我的下体一直勃起着,等待着下一个声音的出现。两分钟后,突然一声娇喘,
让我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
  「哎……嗯……你……不是按脚踝脚腕吗?」
  「嗯,你的脚周也有些充血,所以脚底也得按一按,怎么了吗?」
  「还是……还是别了吧,感觉好奇怪……」
  他的手指居然从都是骨头的脚踝移到了肉肉的脚底。林筱本来就怕痒,身体
又如此敏感,如果再这么被他按下去……
  「你忍一忍林筱,是不是感觉痛感正在好一些了?」
  「是有好点……但是……啊……」
  又是一声娇喘。任昊轩一定没有停止手上的运动,他找准了林筱敏感的穴位,
正在实施他邪恶的挑弄。
  声音又静了下来,看来林筱正在接受这种按摩。我似乎听到她的呼吸声开始
沉重,甚至有一些轻微的叹息。我再也无法忍受,将手伸进内裤,开始撸动自己
的肉棒……
  「好了,第一阶段可以了。再用按摩油外敷一下就好。」
  「按摩油?」
  「对,就是类似红花油的外用药,也是我外婆的独家配方,哈哈。你等着。」
  走路的声音渐渐远离,又渐渐靠近。然后又传来任昊轩的声音:
  「就这个。」
  「嗯……怎么这么冰……」
  怎么按摩油是冰的?任昊轩挤在林筱脚面上的,是不是根本不是药,而是情
趣润滑油?那现在,女友的脚正被他涂上助性用的粘稠液体,在他的大手里来回
滑动……突然一个画面出现在我面前,女友的双脚都沾满润滑油,夹住他粗壮的
阴茎,正在上下动着……我加快了撸动自己的速度,离射精越来越近。
  「额,怪我,没有预热一下。不过冰点也好,刚扭伤还不能太热。」
  「可是……更奇怪了……」
  「不舒服吗?」
  「舒服……不知道……就是很奇怪……还是别按了吧,我已经感觉好多了…
…」
  「OK,听你的,五秒就结束。」
  任昊轩在此刻突然结束了计划,听了林筱的话。
  「好了,你试着动一动脚腕,是不是好点?」
  「嗯,真的好多了。但是这些油……」
  「来,用纸擦擦,剩下一层会起保护作用的。」
  「嗯……谢谢。」
  林筱应该是接过了任昊轩递过来的纸,而音讯也就到这里结束了。我摘下耳
机,发现自己正在大口喘着气,显然是兴奋到了极点。叮当一声,又一条信息进
来:
  「怎么样,主人录得水准如何?今天林筱大概是想你了,居然散步到你家门
口了,没想到踩到砖头扭了脚,却刚好被我撞见。你说巧不巧啊,贱狗?」
  我冷静了一下,刚想要回复他,手机又想起了电话铃声。是林筱。
  「喂,亲爱的,你去哪了?」
  我尽力平复自己的气息,不敢让她听出来我的兴奋。
  「喂,江凡,对不起啊,我一直没看手机……那个……我不小心扭伤脚了。」
  「怎么回事?伤得重不重?现在好点了吗?」
  我隐瞒起自己已经知道的事实,一连说出一堆问句。
  「没事的江凡,别担心,已经好多了。嗯……妈妈带我去按摩过了。」
  突然一道闪电打在我的脑中和心里,我愣住没有说话。林筱,我想要向主人
奉献出的女友,没有对我说出实话。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7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