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3 加入收藏夹!


              《一》大学时代
             六十四、真实状况(上)
  我微微皱眉,但却并没有感到厌恶,而是有些心疼,同时是对阿涛的无限恨意。
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仅仅七天的时间会对小欣造成如此大的伤害。阿涛的这些
做法虽然确实属于性欲调教的范畴,但是却在同时对小欣的精神也造成了不可磨灭
的阴影。
  而且虽然阿涛并没有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我,但我知道在他心里,一定早就对这
种结果有所预期了。我严重怀疑,他压根就是抱着一种“得不到,就毁了”的心里。
可是就算他已经破罐子破摔了,但我还是怎么都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公然让小欣
给他口交那?难道他忽然被雷劈了,生出了“操不着,毋宁死”的气概?
  我依稀觉得还有什么细节被我忽略了,可是到底是什么那?我仔细的回想这段
时间的事情,却好像真的没有什么意外的事情发生啊。最后我也只能认定,阿涛是
吃定了小欣不会想我摊牌,可是他又是怎么确定的那?难道是小欣被他抓到 了什么
把柄?
  我忽然想起刚刚小欣在那疯癫的状态下,说的事情,对于她自己描述的自暴自
弃的状态,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认同的。结合她前后的各种表现,那一段的样子是
绝对违和的。
  可是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那?
  看着脸色潮红,目光依然茫然的小欣,我狠了狠心,还是决定刨根问底。还是
那句老话“长痛不如短痛”,既然已经已经把话说到这里了,我就决定一次性把所
有的事情都说清楚,毕竟如果她的心里还扎着一根刺,对于我之后的挽回计划可是
很不力的。
  我心里明白,虽然刚刚小欣的表现,应该算是已经有些回心转意了。但是这种
伤害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可是很致命的。绝不是一两句甜言蜜语,或者一两次温柔
或激烈的性爱能够修复的。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一个让我有足够的时间用真心
去呵护她、感动她的过程。
  所以在考量了各种情况和后续事态的变化后,我只能先将阿涛的事情放在一边,
转而再次揭开小欣刚刚结痂的伤口。
  「你还好吗?」
  我的手轻轻搭在了小欣乳房的猫脸附近,温柔的揉搓。
  「嗯!」
  小欣的声音很低,很弱,但是至少已经平静了下来,与之前那歇斯底里的状态
截然不同。
  「那你可以把最后两天的真实情况告诉我了吗?」
  正在抚摸小欣乳房的手并没有离开她的身体,我用另一只手直起身子,满眼温
柔的看向了她。
  「。。。。。。」
  小欣有些惊讶的张开眼睛看向我,眼中写满了不解。
  「我说过要陪你承担一切,可是现在你的身上还是一些你在独立承受的包袱,
这难免会让你在某些时候暗自神伤,这绝对不是我能接受的。我们的未来需要我们
一起去走,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开诚布公。」
  我的眼神从温柔,变得认真,我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惊慌,或者露出
哪怕一丝的期待之情。
  「可。。。可是,我刚刚不是说。。。。」
  听到我的话,小欣的表情才缓和了一些,不过紧接着就开始有些紧张。显然是
没有想到我还会继续追问,她只能慌乱的想要解释。
  「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我爱你,我也了解你。像你刚刚所说的那样子的你,
是绝对不会出现的。我明白那只是你想要甩开我而故意说的气话。所以我想要你真
真实实的告诉我那段时间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我打断了小欣的话,继续认真说道。
  「我。。。。。。」
  「我们要开诚布公。」
  「我。。。。。。」
  「我们要风雨同舟。」
  「我。。。。。。」
  「我们要坦诚相待。」
  「我。。。。。。」
  「我们要白头偕老。」
  「哎!」
  我的眼神紧紧地盯着小欣,她有些慌乱,时而眼神飘忽,我知道她那是在想着
对策,所以每当她要开口掩饰的时候,我就会提前将她临时想出的托词怼回去,直
到最后我说出白头偕老之后,她才放弃了抵抗,而是眼神一阵迷茫后,微微的叹息
了一声。我知道她屈服了。
  「你何必这样作贱自己那?我相信你能陪我走下去,也相信你说愿意接受我的
一切,但是我还是觉得这样太对不起你了,我承认,我还爱着你,我愿意用一辈子
去补偿你。所以可不可以不要再让我伤害你了?」
  小欣看出了我的坚决,同时在刚刚这些事情教训下,她也不在固执的想要刺激
我,所以此时在我继续追问的情况下,开始轻声恳求。
  「不,这不是在伤害我。这是对我的警告,警告我没有守护好我最爱的人,警
告我自己犯下的过错,同时让我在这些事情中,找出自己的过错,去关注,去弥补,
去自我救赎。再说我也不想你依然为了保护我,而自己独立承担这些本不应由你经
历和承受的事情。」
  我的眼神定定的看着小欣,一副斩钉截铁的样子,好像小欣不把事情说清楚,
才是对我的羞辱一样。
  小欣平躺在床上注视着我的眼睛,半晌过后,再次微微叹息,然后脸不自觉的
转向了一边,连同整个身体也翻了90°,变成了蜷缩着身体侧躺在床上的样子。因
为她姿势的变化,我原本在抚摸着她的乳房的手,也被阻挡。我任由她避开我的眼
神和抚摸,我知道接下来的事情,她觉得羞耻,她自觉无颜以对。
  于是我赶紧也侧身躺在了她的身后,双手环过她的腰肢,将她抱紧,我的脸贴
着她的头发,我能闻到洗发水的味道,当然还有刚刚激烈运动后产生的汗味。我的
胸膛贴在她光洁的后背,虽然仍是一片小麦的颜色,但是并不影响整体的美感。她
的屁股在这种姿势下,也紧紧地顶在我的小腹上。
  而我的阴茎则正好与小欣的屁股错开,再加上她在回忆可怕的过往时,下意识
启动的自我保护蜷腿动作,正好给了阴茎一部分空间。这当然是我算计好的。虽然
在我发现小欣被深深的伤害后,心里很是自责和忏悔,但是我却不能确定,自己会
不会在一会小欣的描述中,出现下意思的生理反应,所以还是要保持谨慎。
  就这样我紧紧地抱着她,用自己胸膛,去温暖她冰凉的背脊,让她感受到无论
如何我都在她身后,始终守护着她,支持着她。
  「那天从洗手间出来后,其实我就已经心灰意冷了。从冰冷的刀片划过我的肌
肤,我的阴毛轻轻飘落进马桶的时候开始,我就已经毁了。我再也回不去了。我不
配被你宠爱和守护,我就是一个下贱的女人。我不配拥有爱情,我只是个可以让人
随意操干,甚至还乐在其中,为了满足性欲,什么都可以做的出来。」
  小欣的身体有些颤抖,其实我也不忍心让她再次陷入这痛苦的回忆,但是我也
是无奈之举,在确定阿涛不会再有后招之外,我还要彻底根除小欣的心病。于是从
这一刻开始,我只能强迫自己又开始默不作声,认真倾听。不过我还是挺直了身体,
让小欣感受到我的存在。
  果然,在感受到我的紧贴后,小欣下意识的颤抖一点点的缓和了。语气也平静
了很多,继续低声叙述着。
  「就这样,我好像一具行尸走肉一般跟着那个人出了门,穿着那件淫荡的泳衣,
在马尔代夫招摇过市。整个过程中,我的大脑都一片空白,甚至已经忽略了周边可
能投来的无数淫邪目光。」
  「然而当我再次有了意识的时候,自己正躺在沙滩上被那个人爱抚着。其实我
也很奇怪自己当时的反应。原本我觉得有应该是激动剧烈的挣扎,结果但是却只是
身体一僵,在那个人持续不断的抚弄下,就好像那具慢慢变得绯红的身体不是自己
的一般,完全不听我的控制。」
  「我唯一能控制的好像只有自己的眼球,而那里也只是无神的望向天空。我的
大脑好像已经屏蔽了快感,但身体应该是做出了积极的回应,因为我依稀感觉,那
个人在抚弄了一阵之后,开始用力,好像在摆弄我改变姿势。那一刻在大脑失去作
用之后,我身体的控制权,好像有已经完全交给了他。」
  「然后下一刻我再有感觉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双手扶在了一块大石头上,
上身与下身成90度,就想是那次差点被六姐她们堵在浴室时那样。我向后撅起屁股,
腰被两只大手卡住。把我唤回现实的感觉是疼痛,不是那种剧痛,就是皮肤被摩擦
的痛感。」
  「我下意识的开始寻找疼痛的来源,很明显的就感觉到下体中得很火热。那里
现在有种被摩擦后的淡淡疼痛和一丝温暖。我知道这个时候我泳衣的裆部拉链一定
已经被那个人拉开了。而阴道内的充实感,则来自那个人的阳具。」
  「他的频率和花样依然多不胜数,而我却没有去感受个中滋味。当时在我的脑
海里,只有最基本的性交快感和满心的茫然。在这两种相对来说比较矛盾的情绪下,
我变得更加木讷,完全的放弃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好像灵魂出窍一般,我已经飘
落了地面,冷眼旁观的看着那两个不知廉耻的人,在光天化日下的野合。」
  「此时我的耳旁响起了声音,那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好像就是我自己的声音,
断断续续的闷哼声不断重复,控制住自己不叫出来,已经是我的极限了,但是我却
本能的在一声声的闷哼中听到了满足的感觉。」
  「看起来,我果然是个淫荡的女人,竟然会在海边的沙滩上与男人野合,甚至
还在享受快感。我依稀还能听见远处游客的声音,却依然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离
开身后的那个肉体,以保存自己的颜面。就这样摆着淫荡的姿势,供后面的男人淫
弄着。」
  「然后身后的男人好像还并不满足于此,他貌似在强迫我叫出声了,强迫我在
他的操干下能够做出屈服的姿态,可是他并不清楚的是,不是我不叫,而是我现在
的意识已经抽离,无法在控制自己的语言能力,只能这样下意识的闷哼了。哪怕是
他拉起我的头发,对我的肉体无尽的摧残。」
  「就这样,在我的意识和身体完全分离的情况下,我被那个人操到了高潮,刚
刚的淫词浪调已经结束了,虽然我并不清楚都说过什么,也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学会
的这些东西,但是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我感觉一阵快感冲上了大脑,终于把我分
离出去的意识拉了回来。」
  「高潮的快感来的太过突然,虽然我的肉体一直在循序渐进的感受着这个过程,
可是刚刚的神游却让我的意识完全没有感受到过程,这突如其来的快感,没有征兆,
就这么袭来,令我的意识都打了一个激灵,重新被大脑控制的身体,也开始更加强
烈的宣泄着身体中那令人几乎爆炸的快感。」
  「然而这些感觉,在已经看透了一切的我的眼中,却并不留恋。在承受了那个
人因为脱力趴在我背上的而产生的重量后。我清晰的感觉到,随着他向后退去,那
根刚刚还耀武扬威的出入于我的阴道里的阳具,此时也早已疲软无力了,垂着头狼
狈的被我挤了出去。」
  「原本应该高兴的我,此时却没有丝毫的快感。我忽然间感觉那跟刚刚抽离出
去的阳具,对我的阴道还在产生着摩擦感。微微回想刚刚的感受,我忽然有些害怕
了。那个人好像并没有戴套。」
  「没来由的,我一阵紧张,虽然之前也有被他内射过,但是那是在国内,我可
以随时去买药。可是现在确是假期,在加上我们远在马尔代夫,在这里人生地不熟,
语言还不通的情况下,我却有些无能为力。」
  「想到这里,我更加的憎恨那个人,冷声的质问他。」
  「可是他却只是轻描淡写、满脸无赖模样的嘲讽着我。我不愿再与他多说废话,
因此只能自己默默的清理。我把胸口那两个被拉开的拉链拉好,然后就只能蹲在那
里,让阴道甚至是子宫里的精液慢慢流出。在我的感觉里,这个过程好像过了很久,
我能感受那滚烫的精液滑过我的阴道,很慢,很慢。」
  「之后为了清理干净,我再一次像之前在洗手间里那样,只能用手指刮掉还粘
连在阴唇上的精液,然后发现精液又粘在手指上,我只能把手指往沙滩里插了进去,
利用沙子的摩擦,终于让那恶心的液体,离开了我的身体。」
  「而那个人则在旁边,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在旁观。对此我也已经不想再发表
任何意见了。」
  「这一天之后的行程还算正常,他就是带着我到处的走走转转,而我也还是跟
早上出门时一样,浑浑噩噩的亦步亦趋。我清楚自己现在的定位是什么,就是一个
在他随时可能燃起欲望的时候的一个泄欲工具,只要他需要了,我就得主动撅起屁
股被让他肆意骑乘,我就是个让人随便骑的婊子。」
  「在一天的时间里,我想了很多,我的生活,我的未来,还有我最爱的你,我
知道我已经失去了这些所有美好的东西。作为一个婊子是不配拥有这些的。在那一
刻我就已经下定了决心,隔断一切美好,不让自己肮脏的身体去玷污你们。」
  「然而在那之前,我首先要做的就是摆脱那个人。虽然我放弃了美好,但是我
也并不想堕落。无论是我的本心,还是对那个毁了我一切的人的报复,对于我的内
心而言,都是不能接受让我继续跟那个人有任何交集的。所以我也在心中默数着,
还有一次,还有一次一切就都结束了。」
  「原本我以为,这天晚上他会再次把我压在身下,极尽变态之所能,把我摧残
的不成人形,可是我却意外的失算了。当我在浴室里鼓了半天的气,充分的做好了
迎接各种凌虐的准备之后,一走出浴室却发现他已经睡下了。这让我有些诧异,还
有一丝丝的欣喜。」
  「在当时的我看来,他应该是白天累了,才会被迫放弃了今晚的战斗。毕竟连
续六天的性交,对于体力的消耗还是很大的。无论如何,我终于挺过了这地狱般的
几天,明天我就可以彻底的摆脱他,然后走向并不光明的未来,但是并不光明总被
伸手不见五指要强得多。」
  「所以一想到未来,刚刚才升起的那一丝欣喜,就又烟消云散了。可是无论如
何,终于要结束了。」
  「这一夜我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状态下睡着的。再次醒来天已经亮了。想着再
过几个小时,我就能彻底摆脱他,我有些迫不及待了。」
  「照例在浴室洗漱完毕,我却忽然发现自己今天竟然没有内衣可穿,想去问他,
却并不愿意再跟他说什么。想了想自己这几天的经历,貌似今天什么也不穿也并不
是不能忍受的,再说我又不是第一次真空上阵了。」
  「安抚好了自己的心情,我才慢慢走出浴室。然后真正的噩梦却已经在门外等
候多时了。」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3 加入收藏夹!